松客

远道而来的风

可是风从来不会为他停下脚步


故园无此声
还没画完 是女儿

十三四岁的童钏 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孩子
太久没碰水彩了 瞎画画

少时枝头尚有月

 似鲸

缄默 又不敢靠近

其实还是没画完 是儿子

他花了一辈子来寻找那人留下来的路 试着去品尝人间的悲欢喜乐 聚散离合

原来百来年的光阴 也不过只是鸿鹄展翅的一瞬呀